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年華

        一個我從書上讀來,並且被反覆不斷地訴說而變形昇華的故事。日本一九三零年代的一個少女,留下了一封遺書,然後從瀑布上一躍而下。遺書的大意是,面臨著這麼美好的青春,我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辦啊,既然如此,不如一死吧。 
         所謂櫻花美學,在最美的一瞬間消亡。最青春花朵凝結的時間標本,一個不會腐壞的故事。

         所有哀豔的物事都有死亡的顏色,或者是僅僅一衣帶水,感覺死亡的手指靈巧,在喉頭上打了精巧的緞結,冰涼貼膚卻不至於窒息,而呼吸微微顫抖,宛如時間在歌唱。 
        我認識兩三個十分美麗的女孩,五官削薄,眉眼纖巧如同花瓣,那參雜了生與死的複雜氣味。她們都幾乎死過一兩次,割腕或是服用藥物,即使後來她們並沒有真正死去,而原本只是單純乾淨的五官浮現出光陰的花紋,彷彿複寫上了雕花精美的剪紙,鏤空,脆弱,危疑。 
         逼臨死亡的前緣,所有的物象都閃爍無形,唯有色彩大塊而鮮艷。彼夜我在女孩的門外,聽見門中嚶嚶的哀泣,女孩正撥打著手機,與存在的人以及早已消失的人告別。那是一個堆著雜物、煙灰、慾望、瓶罐的客廳,友人飼養的貓冷漠地顛步在生與死的脊骨上。我顫顫的發著抖,向身旁友人說:你要不要去開門。 
         於是我們就看見了,女孩斜倚在深藍色的床墊上,玫瑰黃的床套駁駁滴滴染上了血跡,手脈流出的血液如一朵鮮紅大花無禮的開在冰白的磁磚上,呼吸中薄有淚水,我仍舊顫顫的發著抖,女孩卻睨眼看著空無的時間。 
        時移事往,我們或多或少活在搶救回來的時光裡。女孩的姊姊跟我說,妹妹想她已經見過死亡的幽谷暗色,而有什麼會比那更刺激?
 
        於是一切都變無聊了。   
        
膽小如我,被愛欲束縛如我,或許永無此識見。也曾經出於模仿和賭氣(是模仿死亡,還是想要模仿女孩的美麗?)(與死亡賭氣,還是與美麗賭氣?),不吃不喝,感覺胃腸緊縮著垂墜著拉扯著孤獨著,空虛的嘔吐,用利物包括自己的指甲刮傷手臂的皮膚(的確是想要製造出類似割腕的傷痕),在擁擠嘈雜的車廂裡面無止的淚流滿面(自我表演感還是太強烈了),終究由於畏懼而難以一死,也可能被笑稱為一事無成。或是拙劣的模仿。
         我後來慢慢理解我的動機何在,那是瞥見手上細長粉紅的傷痕時,彷彿欣賞一朵一朵較小而懦弱的,用年歲去交換的豔麗花色。

          那多少讓人覺得僥倖而美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