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軍旅生涯本是夢

那天天氣照樣炎熱,離開太平的時候我們坐在得利卡裡面,因應H1N1疫情而戴上了口罩,我看著販賣機旁邊的營舍窗口,看著艷陽下似乎不斷抽長的濃綠芒草,車子駛過被曬乾的蝸牛殼,薄紙無能被淚水染濕了。還能因為分離而流淚的我,自我感覺十分良好。 晚上也照樣去唱了歌,唱到不會消失的夜晚的時候,也還是哭了。我覺得十分的無奈,因為我知道到了某個時候,這些夜晚就真的會消失了,所以眼淚一向是廉價又奢侈的,而眼淚跟酒精在這個概念上也就相同了。 當然我在當兵前期的幾個月,也曾經大言不慚的說過,雖然當兵有很多回憶,可是要我再選一次,我還是不會來當兵。 可是現在叫我說這些話我真的是說不出口,那些百無聊賴的煙霧,汗水,販賣機飲料冰涼的膚觸,早就都有了自己的形象,對應著彼此的階級。 我的確喜歡著這些人,這些時刻。 然而事實上是,我知道我自己如何深情又薄情,因此我的哭泣也時常有著表演的成分。 遺忘的面孔應該比慾望還要鮮豔吧,尤其我分不清楚甚麼是重要的。 想來我也是自私的,我只想要聽到你承認我很好。或是騙我也可以。 有時候一封深情摺紙的信,還比不上郵差包裡面的竹葉青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