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些事情

然而有一些人是真的不在人間了,而王德威說該記住的怎麼就遺忘了,該忘記的怎麼又想起了,比鬼魅還要糾纏,比海霧更模糊。 但例如賴玉琪絲襪套頭以後像研ナオコ,卻是我才發現的。 或許也是某種復生。 剛買的電腦,怎麼又說出這種話。然而我的一派輕鬆或是一往情深,都是因為一切行將銷毀的緣故吧。 然而我還是希望我能夠專心一點,雖說不要貪酒了,豈知我哪是貪圖呢,誰曾經與我在一起,或許乾脆揮發掉, 或者讓一切情感能夠再粗陋一點,像酒後的禮節。風雪裡貪歡,大雨中糾纏。 最美麗的情感總是藏在夢背後,別觸碰他,一碰就凋落。 如果我開始懂曾淑勤的情生意動,也就知道我國中時聽小阿姨唱這歌,她為何如此沙啞了。 老闆還沒回來,要不要睡在空床呢。 既然上面講到研ナオコ 那就順便貼個圖好了,以前小時候在志村大爆笑看到她,就是一個大笑牙齦外翻的骷顱女,我一度還一直以為她是美川憲一的老婆。 結果我忘了在甚麼,偶然聽到研ナオコ唱桑田佳祐寫的「夏をあきらめて」, 我真的是被她那種兼具唱不上去與卡痰的之間的詭異嗓音,感動的十分。 而且重點是,以前在我心中覺得她大概長的就跟被辣椒辣到的吉娃娃差不多,然而在維基上的條目竟然註解著 「被以美人畫聞名的畫家,岩田專太郎讚為百年不世出的美女」,驚訝之餘去找她以前的照片, 發現她真的非常美,她的嗓音跟樣貌像是黑啤酒或是蝦腦一般,長大了才能懂這種美,苦澀而且有輕微毀滅性的美。 這是研ナオコ唱的「夏をあきらめて」 這是模仿的 這是研ナオコ
這個也是研ナオコ
這個是賴玉琪
這世界還是有一些美好的事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