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國道上的愛哭鬼

像這樣的時刻未免也太多了吧,我清楚記得我那時候還在用SONY隨身聽的時候(我好想念那臺隨身聽喔,黃緣文快把它還給我),我只不過是聽到DAI的歌裡面唱到「謝謝你」這樣我就哭了,在家教的紅十九公車上哭的臉花花。退伍剛上來臺北的時候,因為對於軍中模糊的感情還有一點鬼遮掩的氣味,所以被小事樂團的Time goes by這首歌弄到哭,還有坐火車的時候聽Funky monkey babies也會,火車的節奏像是鼓點一樣,跟日文饒舌真的是很合啊! 關於Funky monkey babies這真的是一件非常匪夷所思的事,因為這個團體明明就是一個勵志熱血的饒舌團體,歌詞內容大概類似我能獻給你的只有我的愛,在我胸口裡面熱熱鼓動著這種感覺,或許是流行樂界的九把刀的感覺吧,可是他們的lovin life這首歌的單曲封面竟然是一個長得類似離婚三次的中山美穗並且是高中公民老師的臉,那種冷清與堅貞的面孔我在cover flow的時候就想哭了)一點不離譜,我聽歡樂寶貝猴流淚的次數遠遠超過小事樂團,可能是因為我從沒有像男生一樣大歡笑大枝葉的青春期之緣故吧。 我在大眾運輸工具上的時候特別愛哭,可能覺得陌生人與都市交通之於哭泣這件事十分點題,不然就是因為我還沒有放棄當類似劉雪華此類舊式女星的夢想。而且日文歌對我來說那種似懂非懂的曖昧理解,可能也比較容易觸發我詩意或失憶的部分,還不包括我聽千秋直美、石川小百合、研直子、中森明菜、山口百惠的歌的時候,真的可以說是屢試不爽啊。 高速公路大部分經過點燈養菊的花壇的時候,我都在睡覺的當口,恰好這次我醒著,看方陣規矩的燈陣發出溫柔的光,感覺也沒有那麼寂寞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