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想要來去撞壁

很久以前排戲的時候,我常常喜歡作冥想的活動,我都會希望帶領的人催眠我到溫暖的海邊,礫灘的石子有超現實的金色鑲邊,我的臉孔因為過曝而五官模糊,裸身在水裡捕捉黃色與藍色的魚。但帶領的人通常不會那麼客氣,總是覺得有點放鬆快要靈魂出竅的時候,就又要排戲了。    但我不否認這種恍惚的冥想可以令人心情平靜。 以前大學的時候,跟大男孩樣的學弟還有我的必取同學們在討論睡不著的時候怎麼辦。大男孩樣的學弟說「我睡覺的時候都會想像很深很深的白色,就會睡得很沉」       必取如我輩,很愛挑語病「白色就白色哪有甚麼很深很深的白色,是豆漿吧」(然後一起發出啊哈哈哈的笑聲中結束這個話頭)    但事實上我當天晚上就非常不要臉的,在睡覺的時候想著很深很深的白色,就真的睡著了,我想很深很深的白色可能有調節α波的功效吧。(或者是滿足某種情欲想像?)    就像我現在覺得好多了,等下可以來跟桐野夏生好好相處一下。 (手腳溫暖起來了喔……) (感覺司馬中原都要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