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速讀課

想起來不可思議的,結業測驗當中我也拿到了一分鐘六千字,理解力百分之九十這樣的成績,然而仍比不上宣傳小冊上那些幾近於擁有寫輪眼的閱讀紀錄。速讀班中冷氣如涼綢貼膚,速讀機械臂馬達聲亨亨運動,眼球瘋狂地以鋸齒狀波浪型塊狀的方式截字留影,全身的血液都凝結在瞳孔了。如果預先知道將來必須面對的是郭松棻、李渝、王文興,而不是亨利從農場摘了一籃紅豔豔的蘋果回來這樣的文字,那當時或許也就不用進入速讀忍者學院了吧。 我那時心高氣傲,雖也不過九歲十歲,卻覺得周身的同齡孩子俗淺至極,補習班接送車從中華路到我住的東山街一路開到青草湖,接上來一群白白胖胖的孩子,我是暴龍、我是翼手龍、你是劍龍嗷嗷吼吼的叫鬧著。 「幼稚」 我暗暗啐了一聲,隔熱紙車窗傳來的暗溫好難熬。以至於我從來沒有在補習班交到一個朋友,到現在我看著成天嘻嘻笑笑什麼都好的自己,那時候的我說不定還更像知識份子。 當然學會速讀還是有好處的,吃早餐的時候可以在一份蛋餅的時間內看完兩份壹週刊,或者迅速掃描帥氣藥妝店員身上的名牌,雖然我覺得任何一個貪小便宜的花癡大嬸都可以作到這兩件事,因此我也只能以我是「科班出身」(花癡或貪小便宜的科班?)來自我安慰了。(然而這跟某種知識份子也還是有點相像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