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暗湧身軀

我驕衿地在文字中故作姿態。我只是要點出悲劇感,宿命論,以及身心離合。像詛咒又像童話: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依過往青春情事作歸納,越美麗的男孩我就會從他們身上拿到比較大的傷痕勳章,所謂愛過才知痛,愛得卡慘死。而安全的男孩,我們輕鬆地擁抱,接吻,事過境遷海還在遠方,午夜夢迴不會想到他。 “歷史在重演,這麼煩囂城中,沒理由相戀可以沒有暗湧”。正因你是我遇過數一數二的美麗男孩,讖語不停自遠方的海湧來。當我孤獨回味著前夜的淫妙,聲音就出現:你會因慾望而焚燬。索多瑪,蛾摩拉。我永遠記得某個男孩在我的裸身旁對我說著:你太放縱你自己了。但那只是肉身,只是我無所大用的肉身。我留白等待誰來取悅或破壞,如明礬洗過的宣紙,上畫工筆金泥墨牡丹。而心在壁上逗留也守護肉身,我是我自己的星座。 我慢慢的熟悉你的身體,我在你的骨肉上畫出一個個區塊,夜晚來臨我攀爬冒險,像摘取叢林裡秘不可見的幽蘭。胸骨上的雨水,耳垂下的微風,腹部的土石,背脊的的山線。你是特別的,因為你的肉身有憂傷的氣味。你是唯一的,因為你的髮線記錄了美麗的時間,身體的泉水。 我們漂浮在一個又一個的房間,他的方舟和他的方舟。頂上的密雲早就開始下雨,水鳥吃下了水藻又飛向遠方,我們在船上玩著悲傷的配對遊戲。「同學,你們不能在同一組」我緊緊牽著你的手,希望大雨趕緊將老師淹沒,將你的髮沾濕。 “讓這口煙跳升,我身軀下沈,曾多麼多麼想貼近。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無緣份,我都抓不緊。” 而究竟誰可以抓緊誰。 以下我要模仿遙遠的催眠。 雨抓緊了泥。泥抓緊了樹。樹抓緊了星。星抓緊了夜。夜抓緊了時間。時間抓緊了形象。形象抓緊了空間。空間抓緊了我。我抓緊了自己。我無法抓緊你。你抓緊你自己。自己的房間。自己的身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