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不可說

在我的空床上想念你。我想聽見話語。凌晨四點只剩下吊扇呼呼的聲響,窗外微光讓這個黑房沈的更深。我開始無聊的猜測,同時不同場,你的黑房的現在。身旁有人嗎。看電視嗎。貓咪正摩挲著你。酒精或是煙草。閱讀還是書寫。   當臆度開始亦即想要佔有,我想要開始估算你的時空,即便是虛無的也都還要收取,我企圖否認之間的斷裂,空白而用編織幻術把散佚的時空纏成密繭。時間的井水越深,我變得越像臨水照人的巫者。   我們之間是沒有什麼的,以致於我更不能逾矩。像預言,像禁忌。我需要話語可是不能如此輕而易舉。此刻我更像守貞將被獻祭的人牲,一旦我按下了那枚啟鍵,那小小的文明就要崩壞。我放下了話筒而按出文字,是傳給你,可是更像喃喃自靈的咒文。指端無聲的話語,慾望的出口。   我需要你的聲音。自始我喜歡著你的聲音。穩定低暗如胎動如夜水。   我希望你的話語可以落下來變成雪變成我的枕邊書。言靈。語言的力量   我們為何要說話也聽到別人說話。那只是遙遠的催眠。聽到了所以存在,說了所以存在。我相信告白,秘密,安慰等等兩人話語都只是儀式,歃血進入對方的內裡。時空中兩個人的聲音是兩條蛇頭尾相連互噬,圓圈以外都是留白。巨大的時空中我們兩個人複頌又複頌不可告人的幾何圖。   我沒有你的應允,我還沒有走到繁花之口。深暗的夜裡我想著你的聲音,紀錄著你的話語,但我還不能說。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