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菸雨

我想起你漂亮乾淨的裸身,像你愛戀自己一樣的愛戀著你,你是水仙而我愛著水仙的你。我幻想著你站在窗前的雨裡,白淨的腳指頭貼著黑濕的路面,雨水自你微微下垂的睫毛流到有細毛的頰上,頸子,又匯集至鎖骨中間的凹槽一路流向胸骨,臍眼,然後水像鐘乳垂掛在慾望的下身。 你的眼睛在雨水裡遠遠地看著我,像你說的中性,不帶任何情緒,沒有性別。你是男也是女,美麗的人,我的安卓珍妮。 我愛你因為你的漂亮,同時發現你和櫻花一樣淒美,比水仙更哀豔。 每次我擁抱著你,都一併感受著歡愉和痛楚。正因愛與別離的互生,我才矛盾地皺起了眉頭。你說怎麼了。我回答不出來是因為那確是身體的感受,高潮時手腳無法控制的彎曲痙攣,而哀傷時臟器如被擠壓揉捏。 你微笑的呻吟,在我聽來何嘗不是哀怨的氣音。一切是這麼諱莫如深。 我放下了筆走向雨裡,帶著我的菸。我因為思念顯的無助,我是多麼的想要點燃你的影子,即使是在八月的細雨裡。 我喜歡這樣的溫度,濕度,我披上我們在電影院一起用過的薄外套,走向雨裡的田邊小陌。我走到了一個亭子裡無端地望著,亭裡還有另一個老公公等著他的太太在雨水裡把田菜摘完。路旁是溝渠,渠裡的水灰撲撲的漲了起來,雨聞起來是有味道的,也是那種灰撲撲的味道,不清不濁的味道。 雨滴落在水面,很機械化地把水面打出開了又開的漣漪。我向遠處看去,在兩側山脈終結的地方有著光,落雨的聲音總和起來像碎玉。誰聽過玉碎的聲音?希望正如雨落之音。雨點像文字,大量地生產又大量地落下,而土地大量地吸了去。如果那些雨點文字是馬奎斯的百年孤寂,那片土會開出龍舌蘭。如果是楊牧的詩,那片土會開出蕨草。三島由紀夫,櫻花,薩芙,薔薇,王爾德,天堂鳥。 我可以無限制地開發我自己的聯想,只是雨下得如此冷靜,顯得我過於濫情了。 我重新在燃菸時尋找一種寧靜。我在風景裡,時辰裡才感覺到神。或是造化。道在水中,理漂浮於水面。理中有真,但何時我才是真的。 我走出亭子,老太太的菜還沒摘完。在到達家門口之前,我決定濫情地放棄思考,唱著我自己生出來的歌。也許我要的只是愛。我誇張的表現這一句歌詞,卻發現徒勞無功,並且我要的也不一定是愛。 如果我真的想清楚了,我就會把這首歌寫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