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家的時間是這麼空蕩,我只好看小說,強迫自己在沙發,床前此類無關緊要的地點流浪至血肉、虛實模糊交錯的書頁裡。余華的許三觀賣血記,蘇童的妻妾成群。看了什麼不重要,甚至也不知道為何自圖書館裡抽選他們,只是走到書本的底端,又感覺被拋擲了回來,而時間還是在我身上示現所謂空蕩。 我確實想著你。 原本回老家我是不抽煙的,但我方動念去那分身無處的seven買了白色登喜路,在外頭街燈下靜靜地看著被忽略在中夜的風景,近處是田地,遠處是山脈,村火,然後我將煙燃起,亦燃起一段時光。時間中的火光。菸燼如此的細微,但我只是需要那絲氣味,我吞吐著白霧如同嗅聞你煙燻過的手指。 我們各自有各自生活的端倪,線索,而我一廂情願地把菸的私密意象留給你。充滿著宿命感的,煙色飄忽,煙時剎那,以為正要燎原星火,卻又忽焉散去。 是的,你如煙一般進出了我,卻又迷離地忽焉散去。一支菸的時辰已盡,我把星火捻熄,重新回到中夜。 弔詭的是我想要盡可能忽略愛,希望自己能不著痕跡,巧於心計,進出誰人的生活,像煙影來去無蹤,只是通常是別人回到他自己的生活,只留下幽幽白煙在我回憶中上升下沈,愛恨的鬼魅魂影。 我對你的情感其實只是很通俗的想要一直在一起云云。 只是那個慾念是抽不完的菸,散去了,再一根這樣而已。 說穿了我想用什麼來把握人生的不確定感,約定或秘密,但卻永遠未竟。 早就應該發覺,是我離不開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