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每每

當然沒那回事,我們是在很明白的平台上談論的,在談的當然是所謂我們生命中無可避免的傷口與痛處,誰的母親外遇,誰的男朋友劈腿,誰富有但卻不快樂,誰常常被騙,誰沒有偏財運,誰一年釣魚一次。諸如此類每個理由每個事件在每個人身上都是一個珠核,當我們隨意訴說的時候就會從嘴裡滾落地,然後又被灰塵沾得髒污於是滾到看不見的角落,唯有在哪次發了失心瘋硬是要把沉重的電視櫃搬開看看裡面藏了多少灰塵的時候,才會看見那些寶貴的珠核和打碎的玻璃以及灰塵蟑螂一起窩匿在家具底下,因為沒有辦法將它們一一挑揀,於是所有的苦楚攪和在一起,終於還是成為了垃圾。 可是那些東西總是封不住的,身體如何的時候心往往也是如何了,身體的髒水總會流出來,心怎麼可能都是潔淨的。 我可以排除自己嗎?如果那其中有十分骯髒的東西。 我試過一次,我對他說我真是骯髒,我說我是十分卑賤的,我說我真是個妓女,你要我嗎。 然後他不要我了。而且那瞬間變成我自己對自己的輕蔑,他說我需要的是自重。 我知道那些骯髒的東西依然存在,只是我也並不否認自己的善良,畢竟我看到別人痛的時候我也是會痛的。 那很簡單啊,我假裝我自己很潔淨善良,然後那些骯髒的東西仍然在裡面打滾打滾。說不定我偶爾腹瀉正是因為那樣的原因,心如何的時候身體往往也是如何了。 「你那樣做的確是超過了」疑,怎麼有人對著我變成了公民先生了,那你們都是如何的呢? 我並沒有說「我就是真理,我只要我自己好就好了,我不愛自己又怎麼愛別人呢。」這種話,而時至今日其實即使我並不愛自己,我仍然是愛著別人的。更何況這些年來我並不是為自己活著的。 有的人很笨,有的人很聰明。有時候我很聰明,有時候真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