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欺瞞

過年的時候客廳放一盆水仙花,往往沒到元宵花瓣原本白嫩的就酸酸黃黃囉,雖然孩童街頭巷尾放煙花,那一瞬的氣味仍然嗆人,愉悅。 彷彿背後有人大聲的數著數,一,二,三,四,可能還沒到五十就被抓走了也不一定,雖然有一兩次可能三十九的時候差點被抓到了,可是剛好找到了一個水泥洞穴又躲進去,僥倖撐了十幾個數,手又從後面伸出來握到自己脖子了,青黴色的指甲,你驚叫了一下。果然輪你當鬼了。 某位作者說:最令人不解的是,所有為死者哭泣的人,從來不知道自己亦行將就死。 明天還是不一定會更好,事件仍然不斷的偶發,偶發,偶發,考驗我們面對花筒萬象的反覆折射時(即使那只是幾粒小小小小的金蔥片,珠珠,玻璃這樣而已),是否被迷惑哭泣以及歡笑。事實不過百變,終不離其衷,也就是我們不斷被欺瞞的事實。 要追問是誰欺瞞了我們,這是很沒有意義的。例如我時至今日依然不知道小學時候買的那卷小象隊的錄音帶,究竟有沒有被坐隔壁的男生偷走。 你怎麼會有這片? 我姐姐買的啊。 喔。 我沒有辦法追問,即使我知道那卷錄音帶銷路極差,全台灣只賣出了五千張。但是不可能有人會小氣到賭咒說:如果我知道果然是他拿走的,我就要叫他賠我一百卷。這樣的話即使說出口也是假的,意義僅僅在於:我並不服氣。 但像這樣的事情,一旦從你察覺異變的那一刻起,就不能倒帶了。 例如我們經歷過背叛,然後大概會找一個或兩個左右的知心好友,開始說一句咒語「為什麼他要這樣對我?」(究竟是誰留下來的好法寶?)就好像某種祭典,善良的我們,就可以被放在安全的這一邊了。不斷的訴說,不斷的訴說,稜角與裂縫都會變得越來越模糊,我們只記得自己說了什麼。這是我們進化發展出來的智慧,終究只是要生存而已,以及在自己的房間裡留下很多的紀念物。 然後這樣的事情一直累積,卻真的不能倒帶。 或者可以的,只要在不誠實的記憶中逆轉就好了。 又或者在訴說與逆轉之中,時間並未變質,而我們正被自己注入言語而靡敗,壞毀。所謂言語的細菌,分裂增生,慾望可能是那些細菌的衍生物。雖然眼看著一切都逐漸軟化崩解,但是無法理解的,那些細菌依然不斷地攀附在時間的皮膜上,讓所有原本已經被欺瞞的事物,更快速的邁向虛無那一端。 一,二,三,四,十五,二一,二五。 應該還沒有人會當鬼吧。 或者,我又被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