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經過了片刻的消滅就存在了。

新房客的雜物床櫃在貨運來的時候恰好下起了暴雨,像螞蟻一樣避雨勞動,勤勞插拭那些雨水。雨水和人並沒有誰無不無情的問題,只是正好碰撞了,就如同我剛好疲累無心,昏睡在房裡,不知道大雨究竟淋濕了誰,或者成就了一個湖泊:氾濫。 偶爾地上還有微細你我因為憤怒而留下的碎玻璃,吱,淺淺地穿刺了腳皮,痛然後不需要特別拔出來。等到你並不痛之後,已經來不及細看玻璃是已經被你的肉皮排擠出來,還是你和痛楚已經曖昧與共。就算痛,可能也拔不出來了。玻璃皮。 我以為相處兩年的時間,即使近來聯絡已疏,或面容略有模糊,身體已然冷感那都是次要的,我可以按照文字,照片,甚至遺留下來的體液紙巾煙灰衣褲毛髮等等可以稱之為猥褻物的東西,逐次按圖索驥,依序到站,所有一切都可以栩栩如生,回憶的彌留,高潮迭起在泛愛的空床。 然後我突然發現什麼都忘了。其實也不是忘了,毛髮眼珠色相人物,言猶在耳清晰歷歷。例如那天我穿藍色衣服,你認識的新朋友在房間裡還戴著帽子假若無心誤闖空門,煙塚堆積。例如那天你穿粉紅上衣,紮進雨褲裡載我上山排一齣戲,我還在想如何會再講多一些話,當晚我們就做愛了。 甚至第一個月我和你上床了十四次都還在日記裡。 可是還是忘了。 那發生在我哭不出來之後。 你知道小時候家裡或百貨公司會賣的一種砂畫嗎?畫框一樣兩片玻璃對夾,雙面透明,可以上下翻轉,中間有彩色的細砂混和透明油狀物,讓它可以隨著油液緩慢的堆積流動,而隨著色彩像黃昏又像極光的背襯,可以產生無限種類的橘暖沙塵惑星海域這樣迷魅動人的砂相。我可以注視砂粒的翻轉堆積整整一傍晚,你永遠記不起來翻轉之前看起來是什麼地形,唯有現在砂粒白中帶黑流動轉合,啊,永不結束的對白。 莫非只要看砂流惘惘,什麼都遺忘。 但我不是話意決絕,裝出離異姿態欲擒故縱。你瞭解我,你知道那僅是一種恐怖。我仍然哭不出來只好給你寫信。 可能在於我們最近的電話語氣非常客氣,沒有任何情緒。 我想你聽來如此平靜,或許已經將有了或有了,快樂的新對象,新生活。 然後我留下我想要留的,你帶走你想要帶走的。 即使如此,但是我們還是一起嗎。 經過了片刻的消滅就存在了。 其實只是打錯字,原本應該是:經過了片刻的存在就消滅了。 但真理有時也會出現在誤會中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