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你離開的第三天

================================== 抒情告一段落,然後我要開始交待一下我的生活。 很好笑,我那天送你走之後,可能是因為某些事情可以放下,或是因為根本上肚子很餓,總之我迷迷惘惘的有點想哭,可是覺得整個人很乾,哭不太出來(而且天氣熱可能也是主因吧),所以乾脆就不哭了。(如果到這個程度我還硬要哭那可能真的也太做作了)然後我就開始等車去某個車站,其實我根本就是亂坐一通,等了一個小時終於有一班到中壢的車,然後坐了一個小時才到中壢(我只能說開的真慢),等我終於到新竹的時候都已經四點了。哈,花好久喔,大眾運輸真不方便,早知道我就當場買一張到日本的機票就好了,到日本也才兩個鐘頭,而且好像還不用簽證耶。後來跟家人相處的兩天,我整個人是六神無主失魂落魄,可是我整天失魂落魄實在太不爽了,我就決定跟我爸說我爲什麼失魂落魄。 「唸書很辛苦喔。」「爸,我之所以看起來很奇怪,是因為我那天去機場送的那個出國唸書的朋友,是我正在交往的對象。」「所以,分手了嗎」我爸語氣平緩的說,好像很怕刺激到我「沒有啦,看寒假他回來再怎麼樣,可是因為他人很好也很溫柔,所以我很難過啊」我低頭,一直拿衛生紙擦我的手汗。「嗯,像有一些事情可能沒有辦法改變,就只能再看看啊。」我爸語氣還是很平靜,可是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其實想要罵我「別傻了!」。「我知道啦,我只是想要告訴你們我爲什麼臭臉而已,因為我不想要你們養一個兒子可是整天私生活都瞞著你們。嗯。」我手上的衛生紙已經揉成紙團了,屑屑還留在手掌上。 而且因為我姑丈從大陸回來,我姑姑還叫我陪他去機場,但我因為不想去機場,只好以要念日文為藉口一個人待在家。 後來家裡剩我一個人,可能過了一天,我水份已經補滿了,我就真的很放肆的大哭(但我還是有放低音量,畢竟我還滿怕鄰居以為我姑姑發生家暴事件之類的。) 而且我真的很好笑,繼我跟我爸坦承之後,我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跟我妹還有我表妹坐一桌,(我妹國三,我表妹高二),我就跟他們說,欸你哥有一個秘密要講。出國那個是我正在交往的對象(其實跟對爸爸說的台詞是一樣的)我表妹說:「那你是葛格還是底敵。」我就覺得我表妹還真是聰明,因為我上次有教過他,不要問別人「那你是扮男的還是扮女的」因為這樣聽起來很蠢又很不專業。但我妹因為才國三,聽不太懂,我覺得很好笑。後來我們就開始聊起你以及我之前的男朋友。然後我妹,一看照片就覺得你很像郭世綸,哈哈。於是他們就問「他會很喜感嗎」(可能因為郭世綸很好笑的關係吧)我說:「不會,他很有氣質。」想想我還真給你面子啊,不過你是真的很有氣質。 這大概是這兩天的近況吧,現在回到台北,覺得一個人的房間很自在,可是看著那張床以及你留下來的照片,撲克牌之類的,不禁覺得有你的日子的確很快樂。我是真的很喜歡你。(我好像很久沒有對人家這麼坦承了,現在一口氣說出來很爽。) 啊,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上線,不過我可以把電腦一直開著,我八月十四號下午一點半會出門(也就是舊金山時間八月十三日晚上十點半),你在就叫我。如果我碰到你,我應該會很興奮地大叫感謝上帝以及所有我認識的神吧。還有,你的電腦都會自動寄亂碼的病毒信給我,雖然是假的,但卻是你第一封第二封寫給我的信,哈,我想我會把它們留起來。但如果可以收到你真的寫來一封信,我會很開心很開心。 祝你一切安好。我很想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