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揮發的酒

重點不是要說:天啊,隔了一夜我和誰誰誰的情感就像水了真是船過水無痕大家都只是想來沾一下就走了。 因為,這不是真相。 重點是,不可以先用「以為」的態度去喝。 因為我以為那會有酒味,喝了像水所以失望。 你知道以前電視冠軍有一種很變態的比賽,叫甜食製作達人用甜的東西諸如糖粉加洋菜以後作成肉片的樣子之類,於是他們就做出了很多甜的假牛排、假拉麵,然後試吃的人一定會露出一副咧咧咧嘴角下拉的表情。 「好可怕這是什麼。」 我一直覺得那個經驗用想像的就很不舒服。 可是信以為真的危機確實是無處不在啊。 「媽的我以為他很喜歡我結果他只是想要跟我上床耶」 「還好吧,媽的我以為他只是想要跟我上床結果他喜歡我耶」 (這是某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共鳴嗎?) 而且我的信以為真,可能除了出現在對人對愛上面,最大的危機可能還是在自己身上。我以為自己很樸實,結果我很虛榮。然後我終於以為自己很虛榮的時候,卻發現我很樸實。我以為自己很關心他人,結果我很冷淡。然後我終於以為自己很冷淡的時候,卻發現我想關心人。可是人卻都不在了。 這可是比吃到甜漢堡還嚴重一百倍的事情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