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記不起

只是常常我的記憶並沒有那麼清晰,不像普魯斯特的不由自主的記憶,只要是緞花茶和瑪德琳餅乾就絕對會對應某個午後,而後骨肉皆全地降臨在眼前。 不,不是這樣。我只是常常以為這是經驗過的溫度氣味,然後像是突然忘記了臨時起的那個話頭,或是突然忘記了某個歌手的名字一樣,即使旋律繞樑不止但就是哪個地方遺失了斷手又斷腳,死無全屍的記憶難以復活。 「應該是小學那個暑假午後我趴在姑姑家客廳寫暑假作業的時刻,但又好像接近高中留宿的午後躺在小小的床位上吹風扇的時刻。」 那些感覺總是模稜兩可,因此逼近的過程總是尷尬莫名,彷彿就要接觸然後墜入所謂深淵的過去,可是總是無法確定是哪一個深淵才能讓自己萬劫不復,以至於還是立在原地,過去的時間宛如勾引在耳畔吹氣,呼,呼,卻不知道往哪邊吻去。心癢難耐。根本難以頂住遺忘,我只記得我寫下的而已,而且還與記憶不斷地背道而馳。 記憶七罪。健忘,失神,空白,錯認,暗示,偏頗,糾纏。 彷彿該患的都患了,生為濫情的傻子,不斷被記憶的狡猾戲弄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