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

我們啊我們。 人跟人之間總是充滿著憂鬱的缺口,言語的戲法常常絢麗甚至掩蓋情感的本身,如同修片以後色調美滿把原本的表象變得更像是表象,季候風無聲輪轉,自己的房間裡模樣轉了一圈,髮色烏黑如昔,微弱的自己變得更加微弱。 意識到崩壞本身,兩儀四象轉眼化成煙塵。 亦即我們很明瞭自己的擁抱是為了什麼,或什麼原因可能都是成立的。怕孤獨,要體溫,迷戀身體,愛惜氣味。彼此皆同,所以我常常覺得就是抱著自己。 濱崎步抒情歌精選的封面是兩個自己相互取暖撫慰,哀豔與詛咒莫過於此,她們亞麻色的頭髮看起來孤獨無比,彷彿末日襲來唯有如此方得安息,即使水線早已淹沒鼻息,寂寞纏綿,而永生不滅。 我們相像,也不相像,唯有寂寞面貌雙生攣形,運轉著我們。 即使不是那麼單純,但至少兩個脆弱的人就開始不那麼脆弱了。 「世界上最短的咒語就是名字」 言語的咒,當我們成為我們,我們就停留在我們的咒語裡面。 我們。我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