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末日

所有的北極熊都輸了,在二零四零年的北極海中游泳邊下沉邊氣呼呼的說:根本沒人告訴我們會融化吧。還好仍然可以為北極熊或是膽怯的人提供一些希望,因為科學家的預言時間還是會有差距的,畢竟如果我小時候看的小百科(大約是民國七十七年左右)中的預言準確的話,我現在應該是在有自動調節光源的玻璃屋裡面用腦波來控制電腦書寫,而且地點應該是在月球附近的太空站。

但如果一切成真,二零四零年的時候,我也不過是個快六十歲的老人,意思就是在我領到退休金之前,可能地球就面臨資源匱乏氣候異常的巨變。並且對於我們這種並無子嗣的無聊老人來說,可能還不如快快死掉,然後把我的骨頭拿去作石油好了。看來真是一點也不浪漫的老年生活啊,我從高中就開始想像的與伴侶結縭四十年於是開始蒔花茹草,著作等身並且可能還會領到榮譽博士或什麼國家文藝獎的老年生活,看來在地球的毀滅之下總之是個泡影了。

所以那應該變得更哀豔一點,星白霜髮的兩個人,長滿了皺紋的兩雙手像是待宰的雞互相握著(既有雞皮,又有鶴髮?),因為氣候異常而格外鮮艷的晚霞將兩個人照得像是快要燃燒了起來,遠方似乎還有高樓燃燒(不外乎是什麼搶奪石油的國際大戰帶來的轟炸)或婦孺號哭。我只是喃喃念著年輕的時候寫下的詩,以為那就是光陰的無情,而你只是不語,因為我們已經在死亡的門口。於是我們就死了,死在彼此裡。

看來我是個浪漫傾向無比嚴重的人,實不相瞞,我仍然不斷在我編織的神話中閃神了。例如死前我會尿失禁嗎?例如那時我究竟還有沒有智力啊?或我是否是穿著顏色灰樸老人專用的未來服飾(說不定還有雄性禿)等等無聊的問題,讓末日的晚霞仍然有一種滑稽的恐怖。

    我只是害怕,明明會壞毀的偏偏又顯得漫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