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雪景

記得有一年冬天好冷,說只要開車到南橫埡口就可以看見雪,於是我們全家開車帶著小狗向山上開去,心裡想著,可能會冷到無法承受的地步,於是帶著耳罩彷彿要去的地方是某個北方的雪國。到時山上霧濃,空氣冰冷濕重,雪停了而唯有幾堆將融的霜冰堆結在杉樹幹底,心裡想著:啊殘雪。我爸爸拿出了寫有「新春愉快」紅紙,很開心的抱著小狗拍了張照就開車下山了。可能殘雪的早晨更冷,我始終記得我懷中的小狗一直發著抖。
那時單身的我,並沒有想著說不定可以和誰相擁看雪的念頭,那始終都太貪心奢侈了。
今年冬天十分的暖和,我妹還在跟我抱怨怎麼一點也沒有冬天的感覺。看雪可能也仍然是奢求,因為雪要落在我們所處的這個小地方的確有點難,但更貪心的還是我的願望:我想要和你看雪。
我還是織著黑色的毛線,手織物總是有某種熱情又儉制的氣息,而編織如果像書寫,途中總是難免失神漏針,總無全貌的記憶。但即使那些記憶和線頭看似失序迷亂,那其中還是存在著關於敘述的無限慾望,文字與織物,原是為了溫暖與美麗而自無形中浮生的。
我想要美麗你,也想要溫暖你。
我還是在我的地方想像著有你的時候,或沒有你的時候。
或許總有一些事情是可以超越我們沒有信心的地方。
下一站,我還是會握著你的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