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檢選那些玲瓏閃亮的雜物,讓它們泛著物質世界裡最感性的微光,怯怯地生動著。薄荷葉,緞花,真珠鏈,湘繡,錫環,白絲線,絳膏,花青石,血鸚鵡,尖晶,芍藥。堆積堆積,淒惻的美學。我著迷的是瑣事瑣物,散落,而後歛息生長。拂拭是危險的,我鍾愛灰塵。


  • 7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時色

    
    我點開了原本隱藏起來的資料夾,那堆滿了我所有大學時期的照片。其實原本是沒有必要隱藏的,只是因為戀人不太喜歡我以前的樣子,於是我就把它們全都設定為隱藏。這當然是沒有什麼意義,誰都知道怎麼樣把隱藏檔顯現出來,那完全是存乎於心的手段或安慰,或說賭氣也好。
    不過由於失眠,也就無聊來看一下以前的模樣。其實那些照片我也沒怎麼遺忘,畢竟我十分的愛看相片,以前往往是看相片看到不睡的。
    不知道為甚麼,此刻看到大學時的照片,卻覺得十分哀傷。
    其實也沒有一個朋友失聯或者遠離,只是看見彼此鮮艷無事的神色,彷彿所有的憂愁都粉飾於閃亮的樹影、笑話裡頭,杯中飲料顏色輕薄而冰涼,卻還是有著溫柔的調味。那就是一種相處啊,只是那時的確什麼都不太清楚。
    不知道研究所要念什麼,也不知道單身會不會遇到下一個對象,也不知道要不要繼續寫東西,也不知道家裏經濟狀況鬆緊,也不知道老師下一堂課要不要點名,也不知道下課後要去哪裡,只是傻傻的天真彼此玩笑著。
    那時候常常一下課就結伴跑去西門町,穿著也不特別入時,甚且也不是什麼真正的玩咖,只是就覺得不適合去東區,公館也玩膩了,其他地方也太遠,西門町有電影院有電動場離二二八還很近,於是如此。即使那時候都已經大三要大四了,我們還跑去萬年大樓裡面玩搖沙鈴或是太鼓的遊戲機,想來還真是幼稚,卻好像有一種美好。
    天下無事的珍貴。
    然後我突然看見了一行人去東京玩的那個資料夾,裡面有學妹用傳統相機以隨意手段近乎偷拍的照片,不外乎是一些背影,吃食,發愣,這樣在旅途中風景照之外的漏網。由於是傳統相片再行掃描,因此模糊而有些許雜點,然而在那樣疏空的構圖裡,從我們無意的神情底下,顏色卻帶有一種空空的藍綠,時間的色彩。
當時知道她這拍下來的畫面會有一些意思,然而我至今才能領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